我曾经深爱过一个苍云弟子。
他却深深刺了我一刀。
『卦不敢算尽,畏天道无常。』

刚才在剑三通知了一些亲友要考研暂A的消息。
然后在阵营频道敲下最后一句话:浩气长存。
真是特别想哭。
时间刚好是攻防开始前。
两年啦,我见过红色的南屏山,见过老谢房子的王遗风,经历过姨妈浩气最低谷的时候。希望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内,姨妈浩气也要继续加油啊。

天道不灭,浩气长存!

【六十八色之茶色/双鬼】当归入茶

#依旧是世家子李轩X大夫吴羽策,和吴羽策的生贺同一系列。

#古风paro

#清水得完全没有爱情……

以下正文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那夜明月洒了一地的霜华辉色,湖面粼粼波光沉沉浮浮,漂沦不歇,像极了自天河顺流而下的水银,里面载满的是璀璨明星的倒影。盛夏的夜该是如此,万里无黑云,空得如一涌洒了珍珠晶屑的墨潭。

 风里卷着微不可查的湿气,被碎密竹叶切成缕缕的飘荡的丝,拂起人衣袖被粗木拉出的细丝,也拂过李轩那已经涔出细汗的后颈,给了他闷热的夏夜一丝清凉的抚慰。

此处不过一竹林,中间穿了一道浅溪,逆流而上,有一座旧得掉漆的阁亭。该是富贵人家...

消失这么久,我回来了。
消失的原因是死情缘,失落了整整一个多月,现在重新振作,继续写我的东西。
加油。
大家都加油。

【双鬼】醉蓬莱

#吴羽策生日快乐。

#这里是生日档22点整。

#古风paro,世家公子李轩X医者吴羽策

#呕心呕血,却得了这么便废作_(:з」∠)_。

#有可能会在寒假将这玩意的大长篇写出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蓬莱为何?”

“你携风过境之处,便成蓬莱。”


吴羽策自是惯了晨起漫步,一舒慵意,二清神智,甚至还未等到鸡鸣破晓时,便拥着那药炉熏香出门。

彼时正是日月更替时,天光一线斩阴阳,残星渐陨,早市未开,晨雾微稀,倒是已经有几道疏影来来去去,却也忙碌匆匆,无心看一眼这身着素衣的貌美大夫。

隆冬最是考验人。昨夜...

【双鬼】鬼行路

#古风paro,轩策

#捉鬼人李轩X捉鬼人吴羽策

#短小,脑洞大开产物

#想要写出茶楼说书人口中故事的感觉,但写成了这么蠢的玩意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传闻这通往京城的路上,有个坐落在深林侧的镇子,进京赶考的书生每每路过这个地方,便要落脚停歇好几日,以养精蓄锐。这镇子不大不小,却偏在那最里头建了个义庄。

平日也没生什么怪事,镇上的人都各自安好。只是每逢半夜三更,这义庄便总传来些孤魂野鬼的凄厉哭声,戾声慑耳,扰得镇上人心惶惶,夜夜不得安宁。

但不是何时,这义庄旁建了间木屋。似是凭空而降来,在一日朝雾散尽之时,忽然便出现了在了大...

【林方】咖啡不加糖

#《不可言说》同一背景下的林方线

#一个小小的短篇。

#甜点店主林敬言X白领方锐

#一句话双鬼。

#可能会有没检查出来的错别字

#如果没什么问题就点开阅读吧,谢谢喜欢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方锐驶着他那辆小轿车,只随便挂着个一档,以一种极慢的速度缓缓前行,如同龟爬,秒行一米。若是塞车得厉害那也罢了,但如今可是在那空荡荡的马路上,宽敞大道上就他一辆车孤零零地荡着。

他散散地挨在靠背上,无畏外头那萧瑟的寒风迎面呼呼地刮,将身侧那车窗大大的开了个彻底,左肘还松松地搁在了窗框上。虽然左掌心还扣着放线盘,但这点力道也就形同虚...

100粉点文。

……上次66点文还没写结果这次居然又弄了100粉点文(。)

我一定会写的请相信我


和上次一样,作品全职和剑三,全职CP双鬼、周策锐武器排列组合(不),林方、周江周、楚苏楚,小戴相关(什么鬼)

我只是最近很喜欢小戴(。)

剑三古风背景还是网游背景都行,五毒或长歌或七秀相关都可以,CP随意,性向随意,友情向也OK……

paro随意不要太出格就好。

反正就是随便点……

不打tag,纯看眼缘。

【双鬼】不可言说(11)(完结)

*上一章点我*

#双鬼现代都市paro,轩策

#高薪白领李轩X入殓师吴羽策

#正经向,中篇,HE

#可能有没检查出来的错别字。

#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就点开阅读吧,谢谢喜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和不熟悉的人围在一桌吃饭,对吴羽策来说还真是少之又少的事。

吴羽策边拉开椅子边扫了一眼桌上丰盛菜色,的的确确的色香味俱全,但其中这素菜却是占了一大半,怎么想都是李轩提前像家里人打过了招呼。

这种被迁就的感觉,还真是特别不适应。

想必李轩也是个老早就出柜了的主,不然他父母见着自己的时候哪来这么淡定的情绪?

只是刚进屋...

……好梗

【双鬼】不可言说(10)

*上一章点我*

#双鬼现代都市paro,轩策

#高薪白领李轩X入殓师吴羽策

#正经向,中篇,HE

#可能有没检查出来的错别字。

#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,就点开阅读吧,谢谢喜欢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吴羽策将那埋在床底下好几个月也未曾拿出来过的行李箱拖了出来,紧皱着个眉满面嫌弃地抚了把上面的灰尘,身体还往后挪偏了些,摸了一手厚厚的灰,只好伸手在床头抽了些纸巾勉强拭干净了一下这尘封的箱壳,心里闷闷地想着——这玩意,距离上次拿出来已经有多久了,有没有一年?

他“咔咔”地打开行李箱,在这仅有寥寥数件衣服的箱子里翻出件风大衣...

      1/4